發新話題
打印

韓國柔道教練 香港發力

韓國柔道教練 香港發力

http://www.singpao.com/xw/gat/201406/t20140601_510688.html

  香港彈丸之地,聚居了700多萬人,你了解身邊人與事嗎?成報於馬年推出一個全新的「平凡的一天」專題,每期介紹香港人、香港事、香港情。這個欄目的記者採訪時以一天的時間,和故事主角肩並肩,感受他們一天的生活,了解他們所演繹的不同角色,透過他們的故事,認識社會不同階層的人和事,探索我們這個城市的生活與變遷。

 

  姓名:玄承壎

  籍貫:韓國

  生日:1977年8月25日

  家庭成員:已婚,育有兩名女兒

  學歷:韓國龍仁大學體育學士學位

  愛好:柔道

  獲獎賽事:

  男子60公斤或以下級別比賽﹕

  .1998年曼谷亞運會銅牌

  .2000年亞洲柔道錦標賽銅牌

  .2003年世界柔道大獎賽巴黎站銀牌

  人生座右銘:成為出色的柔道運動員

  柔道,往往帶給人一種充滿無限力量的觀感,賽場上的柔道運動員,更不斷將對手拋甩在地,如此攻擊性強的運動,你是否夠膽參與呢?不過,看似對抗性很強的柔道比賽,並不僅僅是力量的較量,對於柔道運動員的訓練,也並非僅僅講究力度。目前在整個亞洲,韓國和日本的柔道技術排名數一數二,香港要如何才能追上他們的步伐呢?來自韓國的柔道教練玄承壎,身懷23年的柔道絕技及經驗,隻身來到香港,就是希望能夠幫助香港柔道代表隊,在香港有限的體育訓練環境中,衝刺更高成績。「我從小就很喜歡做運動,練了23年柔道,很想幫助香港人學習柔道,香港柔道運動員要加強訓練,才可比得上韓國。」

  年幼時鍾意足球,原本主力訓練足球的玄承壎,被老師的一句「你去試試練柔道吧」而改變了人生軌跡,從中一開始,走過了二十多年的柔道生涯。玄承壎還記得,幼時練習柔道的教練老師非常嚴厲,為了聽老師的話,隻能硬着頭皮堅持練習,或是嚴師才出高徒,如今他在訓練運動員時也同樣嚴格,隻要運動員有小小鬆懈和偷懶,無論你是男是女,是成年還是少年,他就會即刻「出手」敦促,不過雖然嚴厲嚴格,卻並不嚴肅,整場訓練他都笑臉以對。

  體能訓練各有側重

  柔道訓練包括體能和技能訓練兩方麵,雖然每次訓練內容看似相同,但都有不同側重點。玄承壎下午兩點半準時來到位於九龍塘的柔道訓練中心,安排當天的訓練內容重點。雖然言語不同,但用手簡單比比劃劃,便可以和運動員百分百交流,間中大家還會開懷大笑,默契十足。

  每次玄承壎都會與本港的柔道教練就體能和技能兩方麵訓練進行分工合作,今次在九龍塘,他主要負責體能訓練。玄承壎需要對上次訓練的情況進行回顧,並對今次訓練的重點進行安排,與此同時,本港柔道教練便會帶領運動員進行相應的技術訓練。玄承壎一邊規劃訓練內容,一邊留意不同運動員進行技術訓練時的狀態,以便在稍後的體能訓練中各有側重。雖然來香港僅三個月,玄承壎就已經發現,與韓國柔道運動員相比,香港柔道運動員的體力明顯遜色,「香港柔道運動員在訓練時,很快就沒力氣了,他們很容易感覺到累,但韓國的柔道運動員就不會這樣,香港柔道運動員要增加訓練強度和時間,才可以比得上韓國。」

  為了夢想揮灑汗水

  柔道運動員一個半小時的技術訓練,已讓玄承壎充分了解了他們各自的身體狀態,正式開始體能訓練。當日的體能訓練從練習腰部力量開始。大家聽從教練吩咐,將四個柔道墊分兩層立在牆邊,玄承壎讓柔道運動員背向柔道墊,拎起重達至少十八公斤的壺鈴(KETTLEBELL),用力向後方的柔道墊甩去。不過這樣拎甩的動作有嚴格要求,手臂不能太高亦不能太低,「馬步」要扎穩,企定定不能移動,還要拎甩迅速,「快點!再快點!」玄承壎用韓語大聲要求柔道運動員加速加力。可別小看這十多公斤的壺鈴,運動員用力拎甩震得牆壁發出巨大咚咚聲,玄承壎和運動員都驚笑出聲,「我們換一麵牆,出去走廊練習。」

  體能訓練講究力度,做了腰部力量練習,其他身體部位的力量訓練自然少不了。第二項就是單杠項目,用來訓練背部力量。這次玄承壎自己也要出馬了。運動員以趴下的姿勢雙手握住單杠,雙腿被他抬起,運動員要好似游泳般,僅靠手臂支撐讓全身在空中前、後、上、下運動。做了十多個,運動員高喊「夠了!做夠了!」玄承壎笑容滿麵,卻完全不鬆手,讓他繼續,「還有十五個。」「怎麼還有十五個,爲為甚麼我覺得已經夠了!」玄承壎不聽他討價還價,讓他繼續堅持。

  運動員賣力訓練,在冷氣十足的訓練房裏,全身汗水始終不停滴落,可見訓練強度之大。玄承壎坦言自己當年的柔道訓練經歷也很辛苦,但為了達成目標從未要放棄。「我的夢想就是參加奧運會,代表韓國國家隊在奧運會中拿獎,拿金牌,我要堅持我的夢想,我現在還在努力。」夢想需要汗水積累,玄承壎二十多年的堅持,的確讓他頻頻在國際賽事中取得佳績。

  柔道讓他免入歧途

  柔道運動員的訓練通常長達三個小時,而這三個小時內,玄承壎隻給五分鐘的休息緩衝時間,運動員趁機補水、補體力。當日的體能訓練共有五個項目,除了壺鈴腰部力量訓練和單杠背部力量訓練,還包括訓練手臂力量的手臂前後甩杠鈴、訓練上半身力量的四隻撐地以及近百斤的杠鈴訓練。五個項目輪流不間斷進行,不留任何鬆懈時間。期間有運動員趁玄承壎不留意,偷懶不做,怎知「鬼馬」教練立即回頭,見到他偷懶,立刻伸出雙手,將運動員按倒在地,加大他的受訓力度。

  玄承壎說,柔道曾讓自己免於誤入歧途,成就了今天的他。「當年自己經常有暴力行為,曾用刀弄傷了人,就被警察抓,父母為了不讓我坐監獄花了好多錢,好辛苦,這件事之後我就決定專心練習柔道,不再分心,堅持夢想,是柔道讓我做回了一個好人。」或許因人生起伏,讓玄承壎無論是做柔道運動員,還是做柔道教練;無論是在韓國,還是在香港,都不放棄柔道。

  大約晚上五點半,當日在九龍塘的柔道體能訓練結束,玄承壎讓運動員進行簡單拉筋動作之後,便要轉移陣地前往佐敦開始夜晚的重頭戲——全體香港柔道代表隊隊員技術訓練。

  一秒分神全盤皆輸

  七點之前,玄承壎來到位於佐敦的康文署香港柔道代表隊訓練場,對全體香港專業柔道隊員進行技術訓練。剛剛走進訓練場地,柔道運動員們便紛紛向玄承壎點頭鞠躬,「教練好!」玄承壎笑着回應。走進訓練場,所有柔道運動員自覺將柔道墊鋪在地上,規則有序。

  技術訓練開始,玄承壎先讓所有柔道運動員繞着訓練場跑步熱身,堅持大約十分鐘不停歇。隨後便開始正式逐項訓練。本地教練員聽從玄承壎指示,幫手校好定時器,第一項:速度發力訓練。兩人一組在十秒內盡力完成同一動作,不間斷進行四十組。玄承壎周圍巡視,見到有動作不到位的,便會即刻糾正;見到有不夠用力的,便會揪住運動員的腰帶讓其對手加大發力。

  四十組過後,玄承壎便延長時間,由十秒逐漸增加到一分鐘、五分鐘,教練說,柔道的動作需要一世不停反覆練習,才可不斷保持發力和速度。僅這一個動作,就訓練了近一個鐘。此後,玄承壎便令運動員進行地墊運動,以充分掌握速度、衝擊力等。當然最重頭戲的就是和教練進行一對一實戰。玄承壎說,三個月的訓練時間裏,他發現香港運動員在實戰演習時不懂得如何移動。「香港運動員隻會站着不動,但是韓國和其他國家的運動員都懂得因時而動,我現在訓練時就會多注意這方麵。他們和韓國運動員很大的分別就是:韓國運動員聽到教練的要求會立即很快去做,但香港運動員隻會慢慢去做。」玄承壎坦言,或許是香港和韓國的文化不同,導致運動員付諸行動的反應感不同。

  晚上十點,玄承壎一天的訓練任務完成。即使香港和韓國柔道運動員特性不同,但他強調,任何地方的柔道運動員都需要集中精神,因為真正的賽場隻有短短幾分鐘,若有一秒鐘分神,就會全盤皆輸。

  香港政府應加強支持

  香港地域狹小,用來全日供運動員進行體育訓練的場地自然不多,加上大部分港人認為,「隻有讀大學才有出路」,令不少有潛質的運動員無法全身心投入體育運動。玄承壎說,韓國政府會在製度、資金資源及配套設施上大力配合運動員發展。「韓國政府會用獎學金等措施鼓勵離開學校的學生多做運動,隻要你想做運動,就不用讀書,可以全職做運動員。」而在香港,全職的柔道運動員非常少。玄承壎還提到,韓國運動員完全不用擔心退役之後沒有出路,生活沒有着落,因為韓國政府會幫助他們保障和安置將來生活。

  「在韓國,如果運動員退役,即使多年裏從沒拿過獎項,政府都會幫你安排做消防員、警察、教練或者老師,你完全不用擔心以後的工作和生活,所以就沒有後顧之憂。」

  香港運動員應延長訓練時間

  正是由於目前香港柔道運動員大部分都是兼職,他們多數有自己的本職工作和學業,自然不能隨時隨地全天候進行訓練,運動員訓練的時間和強度也間接受到限製。玄承壎說,雖然自己希望努力將香港柔道代表隊隊員的柔道水平提高到一個新層次,但也希望香港柔道代表隊隊員可以盡量多做運動。「韓國運動員一天會進行四次訓練,早上分兩次各兩小時,下午三小時,晚上一到兩小時。」他坦言,通常情況下,香港柔道代表隊隊員一天隻會進行一次訓練,很容易就會體力不支,「如果香港柔道代表隊可以延長訓練時間,試下一天八小時的柔道訓練,就會很有進步。」


TOP

發新話題